笳筮

官配与乱配即正义

【BG/多CP】晨勃

皆为官配BG,双兰、项虞、曹甄。

几辆僵尸车。

☞————————☜

1.双兰

花木兰睁开眼睛,看到了海。

哦,是高长恭在盯着她看。他这么早就醒了?

兰陵王的双眼有如晴空一般碧澈的光芒,海洋一样深邃的情感。

可是现在她所看到的是甚于平常的深沉和黯淡。是海底。

她突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高长恭话不多,日子久了她似乎也得到了一种能通他心意的超能力。

伸手向他裤裆处探去,哦,果然。

早醒而精神饱满的小东西因为她的触碰,兴致即刻又高了几分。

“哈!高长恭你晨勃了!”

似是为掩饰陡然变得绯红的脸色,她飞快地跳下床,跑到武器架旁拿起自己的重剑,剑锋直指床上的人:

“够硬吗?有我的剑硬吗?”她笑靥傲然,如同骄红的木棉花。

那双深海一样的眼睛盯了她须臾,一丝渴求在游弋,几分无奈在徜徉。最终都化为一声轻轻的叹息,消散在下床走向浴室的高长恭身后。

“嘿!”花木兰忽然没来由的慌张,扔下重剑,发挥敏捷的身手三步跳上床又跳下去跑到卧室门口,走进去。

“我错了,你最硬了…”

女孩诚恳道歉的声音消失在高长恭关上的浴室门后。

2.项虞

项羽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裤裆是紧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潜意识使唤他第一时间看向床的另一边。

空的。

他吐出了一口不知是舒气还是叹气的气。他似乎放下了心,又似乎还有几分失落绕在心头。

不知道她看到了会有什么反应。

想着想着,裤子就突然变得更不合身了。

这时一只纤纤玉手推开了将卧室和阳台隔开的玻璃门。“霸王,您醒了,早安啊。”他爱人的声音如精灵的歌声般清脆悦耳。

随即碧绿的轻纱睡裙下一双修长、柔美而有力量的腿迈了进来,另一只玉手抱着精致的花盆,盆里插着一根昨天她从森林里捡回来的一根松枝。

虞姬不像别的女孩子一样喜欢在阳台或花园里种栽各种香气四溢、争奇斗艳的花。绿色是她的挚爱,他们的阳台上尽是青翠欲滴、层层叠叠的叶子,无花或少花的绿色植株,弥漫着别样的清香。

正如眼前的美人一样。

项羽仔细嗅了嗅,问到了清新的松香味。

但同时,一股清丽洁雅的香味也肆无忌惮地侵略了他的鼻腔。

虞姬放下手中的盆栽,徐徐向他走来,爬上床。温暖而有弹性的女性大腿部肌肉贴上他无耻的隆起,因微低的姿态而半露的酥胸在他眼前晃动。

“霸王,让妾身来安抚您焦急的躁动。”

3.

曹操醒来时听到了浴室的放水声,大概是甄宓在准备泡澡。

视下身的鼓胀为乌有,下了床走进浴室里洗漱。

“早啊主公。”

“早。”枭雄泡沫含糊的嘴里吐出一个字音。

他以为这晨勃不久后就能结束,但他一直都没能冷静下来。不止下身,浑身都充盈着一种燥热的感觉。

大概是因为从镜中看到了身后那具毫无遮蔽、洁白无瑕又婀娜曼妙的身体缓缓浸入浴缸中。

洗漱完后他坐在离浴缸不远的一张椅子上,泛着鲜血之光的红眸一动不动地盯着雾气氤氲之中正在细致清洗身体的佳人。

甄宓注意到了他的举动,转过身来,却在瞬时间被那人胯间高挺的巨物吸引了目光。

她抬头看向他,看到那双血红的眸子中闪烁着复杂而深刻的感情,盯着她。在那样一双眼睛里寻找出名为柔情的东西,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但她确实找到了。

“主公。”

她缓缓站起身,将一丝不挂的美妙躯体展现在他眼前。雪白而显得瘦弱的的双腿迈出浴缸,一步步向他走来。一行旖旎弯曲的水渍随着她轻柔的步伐在光滑而冰冷的地板上赫然显现。

水之女神白皙而恬静的脸上扬起姣美的笑容,眼眸中却闪烁着寒冬时结冰湖面上缭绕着冰气的光。水滴不停从从她的湿发滴落,又顺着身体的曲线滑落在地面上。曹操正要倾身上前扣住眼前人的纤腰,忽然感觉浑身动弹不得,尤其是那个部位,被一只冰冷至极的手覆着,状态则和他的整个身体一样,被一股冒着冰气的力量禁锢住。

“主公,劳烦您忍忍,让阿宓先结束了沐浴。”

然后他发挥了极大的忍耐心去等她把自己本就毫无秽垢的身体清洗干净。

这件事的最后结果是甄宓的脸泛着红,喘着微粗的气,两颊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痕,赤裸的身体贴在曹操温暖而宽敞怀里,疲惫地睡起了…

回笼觉。

☞————————☜

本来还想写吕蝉,但是没时间也没脑洞。

可能以后还会写。

希望喜欢~

评论(6)
热度(63)
© 笳筮 | Powered by LOFTER